切换到宽版

集体婚礼时代

作者:wutao 原创作者:豪斯 2016-11-02 11:06
四十年多前的1970年代末,就是四人帮粉碎没多久的时候,有一种婚礼不是在饭店举行,更不是在什么五星级酒店举行,那时候的宾馆是不对公众开放的 ..



四十年多前的1970年代末,就是四人帮粉碎没多久的时候,有一种婚礼不是在饭店举行,更不是在什么五星级酒店举行,那时候的宾馆是不对公众开放的,也不是在教堂举行,教堂在当时还都紧闭着大门,但是这确确实实是婚礼,通常是在会议室举行,也许大一点的也可以叫做礼堂或者会堂。这就是集体婚礼了。


集体婚礼如今也有,一年一度的玫瑰婚典也可以算是集体婚礼,新郎新娘多到一定程度还要申请吉尼斯纪录。只是玫瑰婚礼是一种秀,集体婚礼却是那一个时代的产物——我只能用“产物”来定义它。几乎所有参加集体婚礼的新郎新娘,脸上的新婚喜悦神色是真的,心里的无奈或者阳奉阴违也是真的。


几乎和四人帮被粉碎接踵而至的是,大量1950年代出生的青年要谈婚论嫁了,就像如今他们的儿子女儿大批量地结婚一样。结婚的年龄到了,有的人都经历了“八年抗战”,但是结婚的钱还不知在哪里。所谓结婚的钱,也就是订三四桌喜酒吧,我知道那个年代饭店喜酒的价格,每一桌30元,最好的也就是40元,更何况还有许多是自办喜酒的。就是这么三四十元一桌的喜宴,在当年也足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,更多的新郎新娘,也包括他们的父母办喜酒是要出汗的。


穷倒是也有穷的招数。从1950年代直至1980年代,一直有一个对着老百姓高喊着的口号:移风易俗,鼓励老百姓破除旧风俗旧习惯,什么都需要革命化,婚礼也要办成革命化的,要勤俭节约。现在想来实在是很荒唐,当年要想浪费都没有条件,市井风俗又怎么可以很草率地去移易?但是在当时,革命化的婚礼也真是像一块超大的补丁,有效地掩饰了社会的贫穷和新人的尴尬。


于是诞生了集体婚礼。不办酒席了,新郎新娘济济一堂——挤在一个不大的会堂,有领导祝贺,有新郎新娘代表发言,表示着对集体婚礼的自我赞美,还有领导赠送他们照相册、笔记簿。


那时候新娘的服装还是停留在中式的缎子外套上,大约是织锦缎?几乎所有的新娘都是如此,只有颜色的不同,没有款式的区别,还没有新娘穿婚纱的,更没有新娘穿袒胸露肩的,化妆也尚未成为新娘必须要完成的功课,并不是他们为了参加集体婚礼而简装。他们到照相馆里拍的结婚照,一律半身,肩并肩,类似于将集体婚礼照细分到两人照而已,与文革时代的结婚照并没有根本的区别,唯一不同的是,新娘烫头发了,这才是当时的时尚。


有办不起喜酒参加集体婚礼的,还有响应号召参加集体婚礼的,后者还居多。当时人老实,领导说要参加集体婚礼,那就参加了。问题在于,“集体婚礼”有点怪异,既非中式也非西洋,谁都解答不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——集体婚礼与新郎新娘进洞房的对接问题,总不见得集体婚礼后,新郎新娘自己乘上公交车去新房吧,闹新房的人都无法簇拥新人。婚礼是举行了,但是结婚的仪式没有举行,没有仪式的婚礼就不是婚礼,至少不符合明媒正娶的传统习俗。习俗是根深蒂固的。于是很多被迫参加集体婚礼的新人,从会场出来,直奔酒店,那里已经有他们双方的亲朋好友。幸好当年喜酒也真是简单,不需要婚庆公司,更没有繁文缛节。


作为一个时代的小怪物,集体婚礼没有几年就不再举行了。只有集体婚礼退出历史了,婚纱才有可能登场,要是几十对新人并排而坐,新娘都是身着婚纱,与人家的新郎比肩而坐,那才是更怪。


婚纱摄影登场,已经是1984年的事情了。在之前长达十几年的十几年里,婚纱摄影被当做“封资修”来批判,照相馆里一概停止此项营业。许多人家,当然确实也是有点钱的人家,原先墙上是挂了婚纱结婚照的,“文革”风声越来越紧,先是收了下来,后来就偷偷地撕了,烧了,有些人是为了表明自己和“封资修”的决裂,更多的人则是胆子小,怕以后红卫兵来抄家会多一个罪名。也有舍不得并且胆大的,果然,被红卫兵造反派抄家时抄了出来,丢在弄堂垃圾桶旁边地上示众,红卫兵对着照片上的新娘恶狠狠地踩上几脚,然后用火烧了。一直到了80年代中期,婚纱照像前度刘郎又重来。可惜了在此之前结婚的男男女女,没有赶上婚纱结婚照的年头。当年第一家恢复婚纱照营业的是淮海路上的蝶来照相馆。当然蝶来早已经“化蝶”,它的旧址,正是如今的K11广场。


也就是婚纱摄影依旧被封杀的时节,移风易俗举办革命化的集体婚礼也应运而生。还没有等到婚纱摄影恢复,集体婚礼已经销声匿迹。
已有373人阅读